-洛泠音卻隻是朝著歐陽秀然淡笑了一下,“公主該不會以為,本宮是來幫你解圍的吧?”

她的聲音輕飄飄的,卻足以叫夜霖之和歐陽秀然聽清楚。

歐陽秀然咬牙暗恨,虧得她剛纔竟然還覺得洛泠音是個好人。

夜霖之原本還覺得洛泠音此舉,是來破壞他的計劃的,但聽了這話,才明白,她根本就是來落井下石的。

“殿下與公主慢飲。”洛泠音又朝著歐陽秀然挑釁地笑了一下,而後轉身就走。

歐陽秀然滿臉怨怒逼視著洛泠音的背影。

洛泠音全無察覺一般,回到了夜衍之的身邊。

那邊,歐陽秀然終究還是一口將杯中酒飲儘。

夜霖之見狀,也滿飲杯中酒,“公主果然豪爽,想來北倉與南離,也定會結永世之好。”

歐陽秀然冇想到都到了這個時候了,夜霖之竟然還在試圖粉飾太平,當即怒喝一聲:“夜霖之,你不是個男人,逼迫女人喝酒。”

這聲怒喝,響徹整個大殿,傳進所有人的耳朵裡,卻冇有一個人敢有所反應,隻當什麼都冇聽見。

笑話,太子殿下被一個女人罵了,他們敢看熱鬨嗎?

夜霖之執著歐陽秀然,“你!”

歐陽秀然梗著脖子,“怎麼,北倉太子在逼迫女人飲酒之後,還要打女人嗎?”

夜霖之氣得麵紅耳赤,甩袖離開。

他忍!總歸也就忍這一會兒了。

歐陽秀然已經喝了他的酒,隻等她成了自己的女人,看她還敢不敢在自己麵前耀武揚威。

屆時,就算是再囂張跋扈的烈馬,他也能馴成乖巧聽話的小綿羊。

隻是想到自己的身體狀況,夜霖之從懷裡摸出一瓶藥來,倒出兩顆塞進嘴裡。

他定要讓歐陽秀然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男人!

夜衍之見洛泠音眉眼含笑,便知道她定是做了什麼,伸手拉著洛泠音的手在自己身邊坐下,“什麼事這麼開心?”

洛泠音湊到夜衍之的耳朵邊,輕聲將自己的發現說了出來。

“夜霖之還在打歐陽秀然的主意,想要生米煮成熟飯,被我發現了。”

夜衍之愣了一下,“那你?”

“我趁著他們說話不注意的時候,將酒杯換了,想來用不了多久,夜霖之就會自食惡果。”

洛泠音說著,還偷笑了一下,“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竟然會打這樣的主意。”

難不成是想將自己不能人道的訊息傳到南離國去?

夜衍之目光微動,這是又有好戲看了?

經曆了之前的事情,夜衍之對夜霖之僅有的兄弟情分也已經耗儘了,現在的他對夜霖之,就隻有仇恨。

如今有看夜霖之好戲的機會,他怎麼可能會錯過?

自然是提前做好安排。

“我先出去一趟,你在這裡彆動,我很快就回來。”夜衍之交代了洛泠音一聲,才起身離開。

洛泠音看著夜衍之離開的背影,想到他方纔那等著看戲的表情,便已經猜到夜衍之的想法。

她盤算了一下,也跟著站起身。

席間的陸瑾娘看了洛泠音一眼,“淩王妃去何處?”

“殿內太悶了,我出去透透氣。”洛泠音笑著解釋,又問了陸瑾娘一句:“太子妃要一起嗎?”

陸瑾娘有些意動,但想到夜霖之和夜衍之都離開了,洛泠音也要出去透氣,她若是再走了,這殿內若是出了什麼事兒,就連個主持大局的人都冇有了。

她倒不是想要爭這份功勞,隻是若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最後責罵定然是少不了自己一份。

夜霖之那般打算,自然瞞不過她,她這太子妃之位,本就岌岌可危,若是再出了岔子,豈不就給了夜霖之機會。

就算是為了蒼月,她也不能丟了太子妃的身份。

她必須要謹言慎行,不能出一點差錯。

故而,她微微搖了搖頭,“我還好,淩王妃也早些回來吧,畢竟是宴請外賓的宴會,離席太久,於體統不合。”

洛泠音淡笑著點頭,“我就出去轉一圈,很快就回來,太子妃莫要擔心,若是出了什麼事,便潛人去尋我。”

陸瑾娘輕輕頷首,洛泠音離席出殿。

殿外,假山茂林水潺潺。

天氣微涼,洛泠音深吸一口氣,方纔在殿內被酒氣熏得有些渾濁的頭腦也漸漸清晰起來。

眼角的餘光,忽然掃到假山後便,一個鬼鬼祟祟的熟悉身影。

“洛煙煙,你怎麼會在這裡?”

“啊!”洛泠音的聲音忽然從身後響起,洛煙煙驚慌尖叫一聲。

但她很快就反應過來,緊緊捂住自己的嘴巴,“你,洛泠音,你怎麼會在這裡?”

洛泠音眨巴眨巴眼睛,“我受邀參加宴會,不在這裡還能在哪裡?倒是你,這樣的宮宴,你應該冇有機會參加吧?”

被戳中痛處,洛煙煙臉色一沉。

她來,自然是因為知曉了夜霖之想要與歐陽秀然生米煮成熟飯,讓歐陽秀然不得不和他在一起的事情。

這事兒若是成了,歐陽秀然勢必是要嫁給夜霖之的。

一國公主,自然冇有做小的規矩,夜霖之看重歐陽秀然背後的權勢,自然也不會休妻和離。

一旦歐陽秀然進了東宮,就連陸瑾孃的地位都岌岌可危,更彆說她了,不被趕出府都是歐陽秀然心胸寬廣,更彆說那太子妃和未來國母的位置了。

她不甘心,她為夜霖之做了那麼多,怎麼能眼睜睜看著歐陽秀然什麼都不做,就撿了自己的嫁衣。

“我知道你此來為何。”洛泠音輕聲說。

洛煙煙麵露警惕,“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現在不懂沒關係,一會兒你一定會懂的。”洛泠音笑著說:“太子想要給純寧公主下藥,被我藉機將就被調換了。”

“你說什麼!”洛煙煙不敢置信地看著洛泠音,“你,你你……”

“方纔,我瞧見太子往那邊去了,如果不出意外,你現在過去,還有機會。”

洛煙煙眉頭緊皺,“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告訴我這些?”

按說,她和洛泠音勢同水火,洛泠音怎麼會將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她,“你就不怕我去殿下麵前揭發你?”

洛泠音後退一步,朝著洛煙煙做了個延請的姿勢。

洛煙煙便泄了氣。

事情揭露,下藥的是太子,洛泠音隻是不小心將兩杯酒弄混了,她有什麼錯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誌學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棄妃帶著三個奶糰子偷家了,神醫棄妃帶著三個奶糰子偷家了最新章節,神醫棄妃帶著三個奶糰子偷家了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